王布和和他的红十字博爱救助站
〖发布日期: 2012-03-13 〗 〖来源: 〗〖作者: 〗 〖打印〗 〖关闭

提起“科右中旗红十字博爱救助站”站长王布和大夫,农牧民群众传送的便是一个朴实无华的牧民儿子有口皆碑的故事。他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也没有浴血奋战的经历,但是他以一颗常人少有的赤胆忠心和高尚的医德,默默无闻地奉献在再平凡不过的农牧区医务工作岗位上,铸就了一颗草原人民好儿子、好大夫的崇高灵魂。28年来他一心为70多万农牧民群众解除病痛疾苦,以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

勤学苦干 锤炼医术

在他7岁那年,身体硬朗的父亲患上重感冒,由于当时村里缺医少药,不久离开人世,年幼的王布和便立志学医,一心想为家乡父老乡亲解除病痛疾苦。13岁那年,为实现梦想,拜师著名蒙、藏医大夫布日古德少布,先后学习蒙、藏、印度医学知识。在师傅的精心指导下,他从蒙古族经典医书《四部医典》开始学起,一边读书学习,一边进行实践,背诵药性医理,为弄懂医学术语,辨别病例,他常常寝不安席,食不甘味,他的不懈努力,锲而不舍的学习和探索精神,感动了这位老蒙医,于是他把多年积累的临床经验、医学知识、秘方等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王布和,他也没有辜负师傅的一片苦心,不停地向民族医学高峰攀登。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蒙医药学实践基础不断完善,对药物的辨别能力和药性原理的掌握也达到了令师傅满意的程度。得知他学医有成后的亲戚朋友,左邻右舍有个感冒风寒,头疼脑热的都请他去看病,遇有疑难杂症他就去请教师傅。经过10多年的学习磨练,王布和的医术大有长进。1985年通过乡村医生培训班,他被批准为嘎查诊所医生,实现了多年来的梦想,可以名正言顺地治病救人了。

崇尚医德 乐善好施

王布和大夫秉承蒙医传统平衡诊断技法,每天给前来看病的患者空腹诊脉。救助站虽偏居科尔沁草原深处,而他的患者却来自区内外四面八方,来这里的患者大多数都是因病致贫,没钱在大医院看病,经患者口传“王布和大夫有钱没钱都给看病”的消息传开,王布和的行医方式很特别,有处方,不挂号,有钱没钱都能看病,仅此一条在过去闻所未闻。

家住扎赉特旗现年56岁的斯布扎布老人不幸因病全身瘫痪,3年后妻儿都弃她而去,因家贫求医无望,后来几经周转,外甥得知王布和大夫的事迹后,将他送到了救助站。在王布和大夫3年的精心治疗下,如今可以拄杖行走。这三年王布和大夫每天为他免费针灸拔罐、泡药浴、提供食宿,老人心里明白针灸拔罐代夫可以不收诊疗费,但每日泡药浴和一日三餐的费用都少不了50元,救命之恩无以回报,斯布扎布选择了跪拜谢恩,一个年届六旬的患者用这种简单而又至高的礼仪谢恩,让在场的的所有人黯然泪下。

救助站在霍林河对岸,距离河东的巴仁哲里木火车站不足三公里,但是因为河水阻隔,过往行人十分不便,王布和出资20万元修建了一座一半木质一半混凝土的桥梁,这就是千里霍林河上唯一一座个人出资修建的大桥,人们亲切地称其为布和桥。1998年特大洪水爆发,几乎霍林河上所有桥梁都未能幸免,而布和桥却躲过了一场劫难。

王布和有十几个徒弟,有的已自立门户,有的依旧在王布和身边工作,他们青一色都曾是王布和的患者,他们一个个慕名而来,被这所汇集着大爱的救助站所感染,被王布和的行医为人所折服,一部分有灵性的孩子自愿留了下来做了王大夫的徒弟。额尔敦巴雅尔曾是村里有名的英俊小伙,二十一岁那年腊月,已经定日子成亲临近结婚的他,忙碌收拾新房时不幸患上重感冒,家人把他送到扎鲁特旗一家医院,因疑诊为结脑,手法不高明的实习生给他两度脊椎穿刺,误伤运动神经,导致瘫痪。后又四处求医回天无术。在两年的时间里,家里已是债台高筑,亲戚们将他抬到王布和诊所,经过一年多的药浴、针灸、服药综合施治,额尔敦巴雅尔竟能柱双拐行走。他留了下来,一是想回报一年多来王布和大夫给予他吃住和治疗方面的关怀,而是想师从王布和大夫学一手本事,如今额尔敦巴雅尔已是王布和红十字博爱救助站药房里的中坚力量。

精神病患者在王布和手下也是服服帖帖,王布和治疗精神病常用“鬼门十三针”的针灸疗法,配合口服自制蒙药综合调理,让已然紊乱之甚的神经慢慢通络,恢复意识。

20033月的一天,王布和与儿子宝音图驾车外出办事,途中在铁路旁的水池边发现了一位衣衫褴褛、骨瘦如柴、满面污垢、精神恍惚的人,王布和让儿子把车停下来,他轻轻地呼唤道:孩子来吧,给我上车,我给你治病。就这样,王布和把疯子浪人接到诊所。经过8个月的认真细致的照料,在2004年年初使他彻底恢复了记忆,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叫刘传亮。这一恢复知觉的喜讯,让王布和一家沉浸在无比欣慰与幸福之中,可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为刘传亮找到家。经过多次与小刘沟通交谈,知道了他家在河南省商丘市睢县孙家寨乡一刀刘村,小刘的父母刘心华夫妇得知儿子还活着,连原来所患的精神病也被治好的巨大喜悦让他们久久不敢相信。刘心华一刻也没敢停,与村委会主任张继德于200441日来到巴仁哲里镇,在火车站刚下车,刘心华就四处搜寻,一眼就认出了被蒙古族众乡亲簇拥着的儿子,小刘也认出了3年没见更显苍老的父亲,两人飞奔相拥,激动地抱头痛哭。此情此景,在站台上的乡亲们都眼含热泪。等他们父子平静下来,有人指着王布和大夫给刘心华介绍:这就是救你儿子的医生王布和大夫。刘心华拉着儿子“扑通”跪在王布和面前,流着眼泪说:布大夫,你是传亮的再生父母啊,传亮快叫爸爸!“爸爸”传亮一句深情的呼唤,让布和也情不自禁热泪盈眶。于是整个巴仁哲里木火车站仿佛被蒙汉两族兄弟的泪水和深情厚谊淋湿。此后不久,河南省媒体发表了题为《大羲蒙古“爸爸”使我重生》的长篇通讯,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赞扬。

许多患上疑难杂症的患者将红十字救助站视为终点站,事实上,他们也许别无选择,为了治病掏空了家底,尽管如此,不能眼睁睁地数日子。于是打听来打听去,来到了红十字救助站这个生命的避风港湾,在这里找回健康。巴乙斯古楞今年37岁,隐患风湿病医治无效全身瘫痪,妻子撇下父女二人离家而去。好心的村民把父女俩送到了红十字救助站,王布和大夫一边精心治疗一边资助巴乙斯古楞的女儿上学读书,经过三年,在王布和大夫的系统调理下,与死神擦肩而过奇迹般地康复了。

早年,红十字救助站的大院杂而不乱,每天来往的患者从数十个到上百个,农闲时偶尔也有二三百人的时候,而长期住院治疗的患者就上百人,其中以精神病、消化系统疾病和风湿类患者居多,这么多弱势群体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一个赤脚医生以一己之力扛起如此负荷,而走上行医这些年一贯如此,这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王布和大夫言语不多,而他时不时开怀一笑,让人觉得可亲、豪爽。

党政关怀 多方援助

针对日益增多的患者,他一视同仁,总是竭尽全力精心治疗,救助站容纳不下这么多来自天南海北的患者,王布和大夫就组织他们住到村民家中。随着患者与日俱增,红十字救助站的房子接了两间,在院内空地上搭起了两顶蒙古包,可还是不能接纳各地来的患者。看到此情此景,很多有钱患者在救助站得到健康的同时提出要帮助王布和大夫,他们要联合集资为王布和大夫援建病房楼,科右中旗有关部门得知此消息也主动为病房楼援建项目开绿灯,无偿划拨建筑用地,筹办各种手续。2005年得到自治区、兴安盟区内外社会各界无偿捐助资金60多万元,建设了面积1200多平方米的三层病房楼,2010年自治区红十字会会长宝音德力格尔亲临红十字救助站视察工作,看到还有很多患者因病房有限不能住院治疗,拨付30万元援建了340平米的病房,增设了50张病床,有效缓解了患者住院难问题。仅2011年,救助患者3万余人次,对平房内住院治疗的患者提供免费住宿,楼房也仅仅收取每天5元钱的住院费。70周岁以上和3岁以下患者给予无偿治疗,行医近30年,王布和大夫自己也没有详细统计过曾经为多少名特困患者付出过多少金钱和精力。经粗略统计,这些年救助特困患者不少于5万人,救助物资、资金和药品折算金额上千万。

王布和大夫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赞扬,20052010年两次被国务院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2007年被评为“首届感动内蒙古任务”,2008年被中国红十字会授予“优秀冠名红十字医疗机构”和“优秀红十字志愿者”。2011年被授予第一批“内蒙古自治区基层名医”荣誉。

红十字救助站有许多感人的故事,过去的故事一大堆,正在进行着的故事又那么类似,每一个患者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而患者与王布和之间的那份胜似亲人般的医患感情是那么融洽,上述只是王布和大夫近年来放生的感人事迹,透过这位蒙古族医生的生活空间,记录目睹到一桩桩看似平凡而实属不易的行医历程。透过典型例证,管窥到他的心境边角,被点化之余依然顿悟,这里所呈现的不正是蒙医始祖奥特奇布尔罕一贯倡导的行医境界吗,王布和具有蒙医活化石的诸多元素,然而,时至今日,王布和别的人生哲理、行医理念、勤奋务实、乐善好施等等,仍是一本耐人寻味、有待珍视的厚厚的一本书。